是华裳不是秋水

万家灯火,两情相悦

【光切】中秋

今天也是起不来名字的一天呢!

如题,是光切的中秋贺文(辣鸡周年庆不配蟹蟹),但是好像和中秋没太大联系。感觉我就是喜欢在各种传统佳节里思考光切的关系。。。

契机来源于paj里鬼切次元赋格的皮肤。

xdm中秋快乐~~~


没有哪晚的月光比此刻更皎洁的了。

鬼的一生事那样长,于鬼而言,想见的人可以不知疲倦地几日赶到,已故的人可以下至地府和鬼使黑白商量,而更多的鬼则结伴生活,那更是不知“愁思”为何物。

所以,对于人类为什么见到满月便惆怅难言,几乎没有鬼晓得。

寻了个清净凉快的竹林,鬼切半靠在石头上。此时他也学着那些人静静地抬头望月,有一口没一口地喝酒。

“拥有虚假记忆的我,还是真的我吗?”

曾今,他会不假思索地否认——那时的我不是我,不过是一具傀儡、走尸而已,所以现在我才要毫不犹豫地把之前的一切都销毁、斩尽。

他以为这就是新生。

可这无暇的月亮却在无声地逼问是否真的如此。那么长时间,这件事仿佛一个禁忌之物。理智一旦想顺藤摸瓜,弄清楚这一团乱麻,心中便会生出滔天的无名火,将一切焚烧殆尽,只余杀戮的本能。

今日似乎宜深思。鬼切竟能笨拙地摸到些门路。可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内心最隐蔽的地方竟是处断崖,踏出一步便无可避免地堕入——

他想起前年中秋,源赖光想让他休息一天,但自己却不知有“过节”这么一回事而坚持练习。

“好吧。”源赖光没在阻挠,“今天练把不一样的刀。”

鬼切端详着哲别刀身又短又宽的“胖子刀”,想不出它能怎样杀敌,又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

源赖光啧站在几米外的桌子旁边,拿了个什么朝他一扬:“砍成两半,”

话音刚落,圆圆的月饼便被整整齐齐切成两半,等源赖光说完“收起来。”时,两块月饼已躺在刀上,仔细看去,连馅料都没掉出来一点。

那天,鬼切看的月饼不计其数切越来越花里胡哨。晚上他们便一起赏月、吃月饼。

那是一轮未见期盼与背叛的明月,亮得有些晃眼。

源赖光给他讲了些故事传说,他本人觉得无聊晦涩极了,可于鬼切而言,却像通往仙境的大门,现在也如此。

若这月宫上真有所谓神明,该怎么看待自己呢?

鬼切自嘲地笑了笑,又灌进一口酒。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他像个用良莠不齐的材料混成的废水,无论怎样,都不可能回到未来了。

······分明是虚假的记忆,那温热的感觉却如此真实。

······他们间的关系,分明建立在无数的谎言之上。

······今晚的月亮真的很美,漂亮得像那人嘴角微扬的脸。

鬼切醉得迷糊,伸手抓了一把月亮,却是无获。

阖上眼之前,他突然想起来:自己没随身带着酒。

管他呢。想到这儿,他竟生出满满的安稳感,放放心心地睡了。

竹林的沙沙声一阵一阵的。


后记:

源赖光早早便发现,自己对鬼切的关怀太过了。出人意料的是,从小便强硬到大的家主心安理得地对自己承认了这一事实。

鬼怪作恶多端,人类尔虞我诈。

似乎只有鬼切是永远可以托付的。

那么把这点冷血捂热的真心全盘给他也无可厚非。

小小一杯清酒反射着明月的光辉,望着这满月,源赖光忽的笑起来。

关于五周年庆

可怕的不是官方做错事,可怕的是官方不想弥补

这次真的就像是一个学生抄了作业,被老师当着全班面石锤了,结果那人打死不承认还不想老师继续说????

真的,如果说联系主持人这件事是试探性地看看能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之后的真的就无法理解了。

已经曝光出来的东西,官方怎么可能捂住所有人的嘴吗?

之前yys也不是没有出过各种事故,但都是封号道歉给补偿就摆平的事(业原火、紧那罗超鬼王什么的),现在也不知道官方(或者说网易高层)到底想怎么个解决法,实在不行就烂着???

本来写了个五周年的小段子,内容是如果我当上yys策划要怎么骗氪骗肝,现在看来比起官方还是自愧不如。

或许以后只能和几年前的百鬼京中戏了?

【酒茨】花吐症的另一种打开方式

如题,帅小伙吞X花吐症奶茨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其他大大写的花吐症大刀脑子里会想出这么个沙雕小甜饼


“咳咳!”随着酒吞控制住力道的一拍,茨木终于把那个堵在喉咙里的东西咳出来。

酒吞不看不知道,一看人都看呆了:那是一片粉红的花瓣,还是玫瑰样的。

他自觉待茨木十二分真诚甜蜜,那这强烈单相思的表现——花吐症又是怎么回事儿?

还是说······

酒吞觉得头上散发着青草的芬芳。

“茨木,你喜欢我吗?“

小茨茨有点发愣:这语气怎么那么像家长盘问孩子啊?但他仍毫不犹豫的说出了心声:“喜欢呀,吾最喜欢挚友啦~”

酒吞松了口气,但还是很紧张:“那我对你好吗?”

“好啊,挚友待吾最好了!”
这下他可真是疑惑了:“那除了我,你经常想起谁?”

“唔·······隔壁那群秃头的哥哥姐姐算吗?”

好吧,茨木一露面那群人跟疯了一样围在他身边,虽然都是在夸他好可爱之类,但这么大的阵仗还是搞得孩子有点心理阴影了。

百思不得其解,那就待到医院挂个······儿童科?

“······”很显然,医生也没弄明白。按理来说,花吐症在儿童中并不多见,多数病例都是因为家里亲朋的疏远——并不是单相思的恋情,算是极端环境的变种吧。

眼前的这个白毛小可爱看起来天真无邪,跟他的“哥哥”亲亲搂搂抱抱的,按理来说绝不会得这种病。

又问了几个问题后,医生无奈地道:“这种情况没有过先例,我也无能为力。不过花吐症最根本的伤害性孩子在极大的求而不得上,我看这小朋友挺幸福快乐的,应该没什么大碍。”

虽然那医生说的有道理,但谁又知道是不是真的没事呢?

这种隐隐的担忧一直环绕在酒吞心头,直到几天后——

茨木兴冲冲的跑到酒吞面前:“挚友挚友!要不要发发?”

没等酒吞反应过来,茨木并拢两只小手,接住咳出来的五颜六色的花瓣,捧到他面前:“好看吗好看吗?”

酒吞细细审视着那些花瓣:没有一丝鲜血,连个唾沫星子都没有。这才有心情问他:“你·······能自己控制他?”

“嗯嗯!吾还能让它变色!”茨木把那堆花瓣交给酒吞,又咳了一捧出来,这次是如他头发一样的火红了。

说实话,酒吞真的有被震惊到,但还是问:“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茨木诚实地摇摇头。

“挚友,吾又掌握了一项新技能啦~以后要弄得满床都是,香喷喷哒!”

“······别,不吉利······”
去一边的花吐绝症吧,分明是大花瓣制造者茨木童子。

【长顾】大梁史上最混乱关系(陆)

灵感来源于上数学课时候的突发奇想

时间线是太上皇时候,但是两个人还是比较年轻哒(不是很想写年龄上的老夫老妻)

第一人称注意

自设了个人物,顾昀儿子,和沈嫣cp

和闺蜜 @凌子凌鸭 一起讨论的人设,她提出了很多意见,阿里嘎多~


我其实很害怕沈叔叔的女儿,沈嫣。

大概是实在担心家里多出个我爹牌不省心二号机,好几次我爹想教我习武,都被长庚哥拦下,只叫我锻炼身体打好基础。

后果就是:除了抗打什么都不会的我被沈嫣这女中豪杰满院子追着打。

为什么我打不过她一个女儿家呢?
“没——关系,反正教了她,她也只能去祸祸沈季平,不关我事儿~”

爹种下来的因,为什么要儿子来吃这口果啊!!

这不,沈嫣大魔头现在正轻车熟路地逼近我的书房里。

无数次悲壮惨烈堪比杀猪一样的经历让我明白了如何处理这种局面。

我使大脑冷静下来:跑?肯定是不行的,我跑得能有她快?偏偏沈嫣大字倒是全识,但对书画那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但我还没来得及买新的兵书孝敬她老人家。

怎么办呢?

当然是——趁她还没进来抓紧享受这点不多的清闲时光啊!

同样是急促的脚步声,同样的一脚踹开房门,不同的是,这次我的字竟没被莫名其妙地数落一番:“教老娘写字。”

“啊?”我脱口而出,只觉得自己是不是被她吓出幻觉来了。

“你教不教?”

我当然教啊!我当然要命啊!

时候我才知道,这算是我爹做过的为数不多的好事:他嫌沈嫣字丑,配不上他接下来要教的功夫。以至于沈嫣总算把我最爱的写字勉强和习武平起平坐。

我决定了,往后整整一个月,我要每晚睡前夸一句我爹。










自嗨一下,做了几张表情包(沈老妈子辛苦了)

明天更父母爱情(不是)

【长顾】大梁史上最混乱关系(伍)

灵感来源于上数学课时候的突发奇想

时间线是太上皇时候,但是两个人还是比较年轻哒(不是很想写年龄上的老夫老妻)

第一人称注意

自设了个人物,顾昀儿子,和沈嫣cp

和闺蜜 @凌子凌鸭 一起讨论的人设,她提出了很多意见,阿里嘎多~


至于我爹为什么冒着三餐吃干粮的巨大风险不回家,好像也怪不得他:

“我听说十八部落残党这几天在京城露头了,就去把他们一窝端了。”

“十八部落?几年前不是早被灭了吗?”

“当年神女来京,剩了几个仆从没来得及用就一蹬腿死了。那几人就藏在京城里哪儿都不敢去——回十八部落怕背了害死神女的黑锅。作死的是他们的小崽,满脑子想着重兴十八部落。“

然后这群意气方刚的蛮族少年们就被同样意气风发的我爹一巴掌拍牢房墙上了。

长庚哥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哦这样啊,那我的大将军还真是不错呢,能一声不吭把祸患解决了呢,连我都不能第一时间知道呢。”

······

说起“大将军”,其实我很久以前就知道了:我爹顾昀和我哥长庚就是当年死守京城力挽狂澜的那两位,尤其是我长庚哥,曾经的皇帝现在的太上皇。

但是那于我而言是没发生的事,于其他人而言则是已经过去的事。从小到大,但凡我提起或是他们聊起,也不过三言两语便轻轻揭过。

够来我也不是没打听这些事儿,心中满是对他俩的崇敬——然后这点崇敬和佩服就被我得以比较踹进地里活埋了。

人们都跟我说安定侯如何如何年少一战成名、浴火重生、忠心耿耿,却没人告诉我他同时也保持着那颗该死的“童心”。


男人滚一边,老娘要姐姐!

昨晚跟鸽鸽去看了青蛇劫起,大概说一下我的感受。

也不能算是影评吧,只是把自己的想法写出来,评分和评论我都没看。

关键词:蒸汽朋克,摆脱执念,修罗道

可以去看,美人很多(色坯发言),剧情完整,有反转。


接下来的内容涉及剧情,没去看电影的小伙伴可以先小红心然后回来看。

先说说缺点吧:

我觉得小青和司马的感情线有点莫名其妙,虽然这不是主线,但好歹是让小青的思想发生变化的触发点,还是要经得起推敲的。比较迷惑的就是司马对小青莫名其妙的好感,难不成是小青长的好看?但是个人觉得鸟二妹也很好看(斯哈斯哈),还是说小青争强好胜???我觉得这里是有点瑕疵的。

还是关于司马,按后面他去个超市拿资源后自己族就能被牛头人灭了来看的话,那他凭什么敢很牛头人在街上叫嚣放狠话的啊?

然后,当小青知道白弟弟好像不是小白的时候,竟然说完“我不依靠别的男人”的狠话后,让白弟弟跟着走了???换成我,谁顶着我亲爱的姐姐的脸皮招摇撞骗的话,我必把他脑壳都打烂。

还有白弟弟的脸,刚开始他露出来的时候我只觉得好塑料。。。




再来说说兴奋点(诸君,我好兴奋)

小青:“男人不管时强时弱都是大猪蹄子,老娘以后哪个男人都不靠!”

当然当然,男姐姐怎么能算是男人呢是吧小白?


臣以为,小白的执念里或多或少都会有许宣的影子吧?

实际上全是小青!!!

好耶!


老板娘新皮依旧好看!腿玩年,戏份也加了不少!


再来夸夸它吧

蒸汽朋克完美戳中我的点,小青的高马尾骑摩托真的好飒!小青腰好细!

电影里也把修罗道中鬼怪都好斗残忍、一直流血不断的特点表现出来了,加了四劫也让人眼前一亮,有点遗憾的是好像没办法再表现出修罗道的鬼怪死了以后复活再投入杀戮中的机制了,不过无伤大雅。

画质还是没什么好说,帧帧可当壁纸,表现手法也比较灵活(后面战法海的水墨风很有特色!)、


不是专业的影评,只是个人看法,很混乱,轻喷





【长顾】大梁史上最混乱关系(叁)

灵感来源于上数学课时候的突发奇想

时间线是太上皇时候,但是两个人还是比较年轻哒(不是很想写年龄上的老夫老妻)

第一人称注意

自设了个人物,顾昀儿子,和沈嫣cp

和闺蜜 @凌子凌鸭 一起讨论的人设,她提出了很多意见,阿里嘎多~

为什么更那么慢呢?

我说我在写car你们信吗?(就第一章里顾昀给真真改名的前一晚)

催更方式:

一   键   三   连   (不是)

我醒来时,已经是晚上了。

脑子还是觉得受了委屈,干脆糊成一团来抗议,但心里却十分清楚:长庚哥呢?他回来了吗?

这么想着,我起身点灯。刚走出房门,就见到我爹在对门那屋里坐着。见我想进去,忙比了个手势,又向我看不到的床那边努努嘴:那小王八蛋睡着呢,别吵他。

我点点头,肚子却比腿脚快几步,发出惨绝人寰的哀嚎。

·······

大眼瞪小眼了片刻,我俩同时长叹一声,感慨没了长庚哥生活质量就蹭蹭往下掉。

我爹摆摆手,让我滚去吃干粮;指了指自己,哦,给他也带一份。

等我吃完那份能让人思索这辈子是不是干了什么亏心事的干粮后,长庚哥已经醒了。

混账老爹理都不带理我,站起身便猫扑食似的到了床边:“长庚,怎么样?好些了嘛?“语气那是七十分心疼三十分不安。

????我怎么没这个待遇???

“十六······”长庚哥其实还在神游,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嘴却还在喃喃到,“别走,我好不容易把你找回来······别走。”

我被那声离经叛道的“十六”吓到了,生怕我爹把气撒在我头上,风一般便跑了。

所以也就没有看见,被长庚哥抱住而“迫不得已”和他睡一起的我爹······眼里满是温柔与怜惜。


【长顾】大梁最混乱关系(贰)

灵感来源于上数学课时候的突发奇想

时间线是太上皇时候,但是两个人还是比较年轻哒(不是很想写年龄上的老夫老妻)

第一人称注意

自设了个人物,顾昀儿子,和沈嫣cp

和闺蜜 @凌子凌鸭 一起讨论的人设,她提出了很多意见,阿里嘎多~



我爹干脆闲在家里,每天拿他的两个儿子取乐。

比如现在,我刚吃的一脚绊,落地前被鹰捉小鸡似地提起,半吊不落地卡着,快喘不上气。

“走路就小心点嘛,幸亏为父反应快。”始作俑者没脸没皮地笑道,“看来我这功夫没落下哈。”

什么功夫?耍无赖的功夫吗?

长顾哥从厨房里探出个头来,看见我梗着脖和我爹幸灾乐祸的笑容,就算是宛如桃花朵朵开的英俊脸庞也无法使他不为我出气:“顾······义父!”

没成想我爹笑得更贱了,甚至还挑了挑眉。他知道长庚哥不可能扔下锅里的晚饭来教训他,所以无耻地蒙混过关。

嘶······要不是打不过······

可是有一天晚上,我亲眼见到长庚哥快急疯了的样子。

那天我爹连着两天没回家,长庚哥再顶不住,咽下几口饭就拉着我去找他。

当时我虽然也很担心,担忧狼心狗肺地生出些开心:马上就可以摆脱那个混账老爹啦。此念一出,便被仅存的正气悍然击碎——可长庚哥自始至终都是忧心忡忡,表面上跟个没事儿人似的,抓着我的手却越来越用力。

——那么大个人了,还会平白无故走丢不成?

连我都能想到,那么长庚哥也一定心知肚明。

Uzi后甚至半夜到回京修整的玄铁营问顾帅的去向,还是没有。

马不停滴地扰乱好几圈京城,又把周围但凡走得到的地方全探完了,连个鬼影都没见到。

长庚哥好像也感到疲累了,他用那双整夜未眠、熬得通红的眼睛望着我,本该是平静和善,此时却尽显憔悴:“抱歉······拖着你找了一整夜。累了吧?我们回去休息一会儿。”

谁知道,饶是困到一碰到枕头就睡的我还是察觉到了长庚哥转身出门的动静。

“长······出去了······去······”

不省人事

【长顾】大梁最混乱关系(壹)

灵感来源于上数学课时候的突发奇想

时间线是太上皇时候,但是两个人还是比较年轻哒(不是很想写年龄上的老夫老妻)

第一人称注意

自设了个人物,顾昀儿子,和沈嫣cp

和闺蜜 @凌子凌鸭 一起讨论的人设,她提出了很多意见,阿里嘎多~


我叫顾真,字十九,有个爹叫顾昀,字子熹

爹说我娘时候因为生我而死的。哦对了,他早些年还收养过一个义子,叫长庚,我叫他长庚哥。

至于为啥我一个男的要交顾真这么个女孩儿的名字,我问过我哥:

“子熹在知道你是个男孩儿后,果断决定叫你顾慎。我当时吓得不行,劝了他整整一晚,终于是把那个心字删了。”

顾慎者,我爹的爹也。能把亲儿子取个亲爹名字,我估计这俩人都挺造孽的。

虽然平时就很感激我哥,但是我还是要再一次感谢哥哥改名之恩。

如果非要把我们比作正常的一家三口的话,那么爹就是典型的啥都不干坐吃等死的败家子,而长庚哥就是操持着整个家并不时把晚归的爹捉回来教训一顿的妈。

小时候我当然是喜欢我爹啦,他天天带我出去“长见识”,不然就是给我带很多吃的和玩的。而只要拉上我,他什么时候回家都不会被长庚哥骂。

长大之后我就开始和长庚哥统一战线了:我都十六岁了,还跟着出去瞎混,以后能自力更生嘛?

是的,“有出息”已经是不大可能的了,自力更生才是最大目标——如果乖乖听爹的话。

自从我不跟着我爹出去后,长庚哥几乎每晚都要说教一顿我爹,到后面大概已经累了,晚饭时摆上三个人的碗筷,我爹回来就吃不回来拉倒。

奇怪的是,这次长庚哥不打不骂,我爹却不用人去抓了,到了饭点就回来等着吃。